15岁爆红,18岁“过气”,33岁拿影后,刘雅瑟不想做没有作品的偶像

来源:影视资讯  更新:2022-08-04 22:23:57浏览:23次

前不久揭晓的第4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上,内地女演员刘雅瑟凭借《智齿》中的角色,击败巩俐、吴君如、王丹妮、周秀娜荣登影后。

她17岁时演了第一部电影《十三棵泡桐》,至今16年间,她一共只演过三次女一号。有人说她演不了主角,如今她用一座影后奖杯证明了自己。

刘雅瑟笑说自己青春期过长,15岁就出来闯社会、参加选秀爆红,但她非常清楚自己担不起偶像和歌手的身份,于是果断放下一切,改了名字,开启了“北漂”的演员生涯。她曾经几年没戏拍,最穷的时候两块钱的馒头吃一星期。好不容易有了《致青春》朱小北这个出圈的角色,她也拒绝把自己的戏路框定在某个类型上,在接近30岁的年纪再一次跳出舒适圈,成为一名“港漂”女演员。如果不是这次拿了影后,刘雅瑟已经准备好接受一辈子演籍籍无名的女三号。

第4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,刘雅瑟亲吻影后奖杯

我们对话过太多明星,很少能看到刘雅瑟身上的这份淡泊和清醒。她在偶像产业迅猛腾飞之时放弃名利和偶像光环,在如今爱豆纷纷抱怨时运不济时靠作品赢得了对演员的最高肯定。

命运是一个环,努力的孩子总会有糖吃。

(以下自述,为娱理工作室根据与刘雅瑟的独家对话整理而来)

金像奖颁奖前,我把自己的心态放得很好。虽然身边朋友都跟我说你机会很大,但杨老板、Mani姐一直说不要抱太大希望,今年竞争很激烈,没拿到不要不开心。老板还说,如果我们拿不到这个奖,你也放心,以后我保证你一定有戏拍。

对我来讲,拿奖真的不是那么重要,有戏拍更重要。

在获奖感言的最后,我说的是,“希望在场的导演给我更多机会。”虽然我拿了奖,但我知道这个奖并不是属于我刘雅瑟的,而是属于王桃这个角色的,我依然很需要机会。

当然,影帝影后是每一个演员都幻想过的目标,这是对演员最好的肯定和认可。只是我不想太在意这个头衔,给自己太大压力。我会把奖杯寄回老家,让妈妈看到她女儿出去这十几年,也有了一些成绩。

获得金像奖影后后,合作演员任达华、彭于晏、刘德华共同为刘雅瑟庆祝

我15岁就是明星,18岁就已经是过气的“回锅肉”了。

小时候大家就说我长相平平,我也觉得我不是五官漂亮的类型。当年因为青春叛逆去参加了选秀,在那之前我都没唱过歌,甚至不怎么听歌。幸运地拿到名次之后,很多人也批评我不会唱歌。我知道自己根本配不上一名歌手的身份,所以立刻放下了这个梦,我得给自己找一条出路。

我经常在网上有刷网友对我的评价,我反而比较喜欢看挑我毛病的。我自己看到的自己也全是缺点,只有能看到自己缺点的人才会进步。

我虽然没有唱歌跟演戏的天赋,但自知之明还是一直有的。

其实我是想当偶像的,因为偶像能够引导一些跟我一样有梦想的人,去努力完成自己的梦想,希望我的经历能给他们一些启发和正能量。但我不想成为一个没有作品的偶像,这是我17岁拍完第一部电影就意识到的事情,当我在大银幕上看到自己的作品被观众喜欢,我才会觉得自己值得被喜欢。

选秀的时候我虽然被那么多人喜欢,但我承载不了大家的喜欢。因为那时候的我什么都不会,什么都没有,你们为什么要喜欢?

刘雅瑟2004年参加湖南卫视《明星学院》获得全国季军、人气王,2007年参加《我型我秀》获得全国冠军

我体验过“红”的感觉,但我很害怕被过多关注,所以从老家湖南来到了北京。

事实证明,有时候被人遗忘,是不是也不是坏事?

就像今天我拿到影后,很多曾经认识我的人又说起我,让大家发现原来这个女孩还在默默努力,还在继续坚持演艺道路,发现了她的一些作品,这是一种惊喜。

中间很多年我都是“不红”的,不红也很好,很自由,不被人关注的感觉其实也不错。

17岁演完《十三棵泡桐》之后,很多人跟我说,你演过电影的女主角了,接下来就不能什么戏都接了。我就等,可是一等好几年过去了,没有机会找我。你没有资格挑,有戏找你就不错了,慢慢一次两次三次,我就开始演起了配角,直到现在。

《十三棵泡桐》,刘雅瑟

娱乐圈离名利很近,但我不是一个对物质有很高追求的人。

最穷的时候,我跟朋友说起我两块钱吃一个星期,我朋友都哭了,但我觉得吃馒头怎么了?馒头就着老干妈可好吃了。同样是T恤,有人花几千块钱买一件奢侈品大牌,我买一件50块钱纯棉的,它们同样都是会皱的,会破的,会被淘汰的。

演配角我也觉得很荣幸,首先是有戏拍,其次谁说绿叶就没有红花美?绿叶也是会有人喜欢的。如果是一辈子都演女三号,我想我也能接受,因为我已经想得非常清楚明白,把自己的心态调整得非常好。

《致青春》,刘雅瑟

最近几年,有人说刘雅瑟跟刘德华、郭富城、张学友、谢霆锋、彭于晏这么多男神合作,资源很好。那是因为当这些项目找到我的时候,无论多小的角色我都愿意接受,第一次跟华哥(刘德华)合作我只有两天的戏,但因为有华哥,我当然不会拒绝。

想起来一件好玩的事,小时候写喜欢的异性类型,我写的是“吴彦祖的帅,周杰伦的酷,刘德华的认真和敬业”。现在我已经跟我的偶像刘德华第二次拍戏,我觉得我上辈子一定做了很多好事,这辈子才可以这么幸运。

刘德华、林家栋、彭于晏主演新片《潜行》祝贺主演刘雅瑟拿下金像奖影后

以前我叫“刘欣”,但这个名字太普遍了,我非常不喜欢跟别人一样。所以我就上网查,查过各大网站发现“刘雅瑟”这个名字都没有重名,这才满意。

刘欣听起来像“流星”,大家都说我会像流星一样,很快就坠落、消失,我不想当流星。

2013年《致青春》里的朱小北这个角色被很多人注意到,在那之后,有很多假小子角色找到我,每个青春片的女生宿舍里好像都得有个像小北这样的人。我通通都拒绝了。

《致青春》,刘雅瑟

虽然那个时候我也演了一些青春片,但我不想演重复的角色,我宁愿演出青春的各种样子。当然也有很多人劝我,说你要先把这个坑占住,火了之后你再转型,但我又没把自己当成一件商品、一定要提升自己的价值,我只是想演我喜欢的角色,我只是想拍我喜欢的电影,我只是想在自己不同的阶段、不同的心境下去接我想接的戏。

我是一个喜欢新鲜感的人,我好不容易来到这个世界上,好不容易有机会成为一个演员,可以比别人多体验很多次人生,我希望自己一定不要过重复的人生,要好好享受演员的这份经历。我要尽可能去接触不同层次的剧组,不同类型的影视剧,让我的人生多一点体验,在这个过程当中,我也可以更好地认识到自己。

我曾经在最叛逆的年纪出来闯社会,我没有学坏,因为我自身拥有一种本能,我不会太被外界的东西左右。换句话说,我是一个非常自我、非常固执的人。在大的方向上面,我一定是听从自己的内心去做选择,不会为了现实去做任何妥协。

刘雅瑟

签约英皇,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英皇会有很多电影项目,而我很想拍电影。

最早是一位摄影师把我推荐给了Mani姐(霍汶希),让她看看我的戏。她找人要到我的联系方式,我们就约着见了一面。

我还记得跟她第一次见面,我在门口等她,她没有认出我来。因为她只看过《麦路人》的剧照,跟我本人是不太一样的。我们一起吃了一顿饭,她是那种一见就会想要信任她、把自己交给她的经纪人,相信大家也能感觉到她的专业。当她找到我的时候,我的内心就告诉自己可以签了,任何条件都还没谈,其他公司在我心里都全部再见了。

十几年来我遇到过无数公司,但都没有像英皇这样,给我一个家的感觉。

刘雅瑟在香港

我们公司有一个群,从杨老板(杨受成)到我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都在里面,不管遇到什么事,参加任何活动,大家都会互相帮助,彼此支持,一起努力去做好它。

杨老板跟我说,每一个成功的人都不是靠自己的,所以做人要讲义气,今天你帮我,明天我帮你。他把这个大家庭维系得很好。

我老家在湖南,从小看过很多香港电影。小时候很喜欢杜琪峰和王家卫的戏,王家卫是个很特别的导演,能把演员激发出不一样的一面,让大家发现原来他可以这样。

香港的电影工业发展得比内地早很多年,很成熟、专业。工作接触后我最大的感触就是,香港电影人真的很团结,有导演、编剧各种协会,遇到问题会一起去争取解决。

内地演员想去香港拍戏当然是不容易的,但在内地其实也一样,演员路都是不好走的。没有一个演员可以随随便便就走得很好、很顺利。

第4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,刘雅瑟领奖后发言

金像奖颁奖前我一直在香港,待了半年,拍《海关战线》和《潜行》。我还在适应这边的气候,再加上之前拍戏留下的一些问题,需要吃中药调理身体。

有人问我怎么学粤语,我自认为我不是一个有语言天赋的人,但我希望自己尽力在角色里面说粤语。我会听其他人说话,观察他们的状态,努力记住一些比较地道的俚语说法。不管我说得标不标准,我只是敢说,我也想说。

刘雅瑟

以前有人说我“像一只倔强的小刺猬”。小时候我确实是个叛逆、任性、张扬的小孩,身上有很多刺,但现在我变得比较温和了。有的时候身上带刺会伤到别人,也会伤到自己。

现在,我更希望能在角色里发挥出我比较极致的那一面。

拍《智齿》之前,我去见郑保瑞导演。在近半个小时的时间里,我们没有聊电影和角色,我讲完了自己前半生的所有辛苦经历,然后导演说,他在我身上看到了对演戏的渴望。

他让我回去听《智齿》的有声小说,我就去听了。原本王桃不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,我也觉得不管角色大小,只要能参演就已经很幸运。但是后来去了香港之后,我看到他们的大纲,然后剧组每天在现场边拍边讨论接下来的剧情走向,慢慢地王桃变成了一个更加丰满的角色。

《智齿》,刘雅瑟

去之前我心里已经有准备的是,香港的朋友告诉我,拍郑保瑞导演的戏,你一定要去健身,一定要把你的身体变得很强壮。果不其然,王桃每天都在垃圾堆里,在雨水泥泞里各种奔跑、挨打,每天晚上我回去都看到自己全身上下都是伤。

不过我看着那些淤青还蛮自豪的,那是我人生里第一次为一个角色,付出了所有我能做的事情。我愿意吃苦,因为吃的是值得的苦。

电影里呈现的基本就是当时现场的真实环境,虽然有美术搭景,但都是露天的,会真的下雨,很潮湿,就会有老鼠和虫子什么的。

那里应该很脏,但我当时沉浸在角色的状态里面,我其实蛮习惯生活在那样的地方,我觉得自己跟路边的垃圾、蟑螂是一样的。以前我最讨厌老鼠,但拍完《智齿》之后,我竟然对老鼠都有了一点感情。

《智齿》,刘雅瑟

拍完三个月杀青之后,我才让制片人姐姐带我去看了一下妇科,因为发觉之前坐在污水里拍戏,身体确实有点不舒服。

对于杀青我很痛苦,我很害怕它结束,因为我太享受在剧组里做演员的过程。我感到自己第一次被这么信任,所有的辛苦都是在帮你,因为不是每个演员都能遇到这么好的剧本、导演和角色。

像被安排好的一样,我跟王桃的身心是融合在一起的。我唯一能为这个角色做准备的点,就是放大一点点个人情境——

王桃想要活下去,想要赎罪,而我作为娱乐圈里的一个小透明,我也想在影视行业里证明我可以。

非常感谢郑保瑞导演,在《智齿》之后,他又推荐我去演了《麦路人》,给我很多力量,让我找回一些信心。他希望电影上映的时候能给我带来更多机会,帮助到我的演艺事业,他是我的贵人。

第4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,刘雅瑟领奖后发言

我曾经许愿30岁之前拿到金像奖影后,33岁时实现了这个目标。来的时机刚刚好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很多人说出名要趁早,我很早就出名了,可是又有什么用呢?

我反而觉得能一步一步往上爬、往前走,才是比较有成就感的事情。很多人到过高点以后,坠入低点就会受不了打击,而我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不停告诉自己,要保持一个好的心态,别人怎么评价你并不那么重要。

我不会再给自己立什么人生计划了。依旧自我,依旧自由,这就是我从今以后的最大目标。

第4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后刘雅瑟

最新影视资讯